一大早,在家安胎的哈尔滨市民王怡芳就被楼上刺耳的电钻声吵醒了。作为一名孕妇,王怡芳真受不了这令人烦躁的声音,只好躲到娘家去。可在临街的娘家刚待了一天,傍晚的广场舞和路上的嘈杂依旧让她不胜其烦。和王怡芳有类似经历的人恐怕不在少数。尤其生活在都市的人们,想找个安静的“桃源”,恐非易事。

当今最受人关注的环境问题是空气污染。但鲜为人知的是,2015年,噪声投诉占环境投诉总量的35.3%。去年底,最高法发布了10起环境侵权典型案例,其中涉及噪声的就有3起。“我们认为,投诉比例高主要是由于我国正处于工业化、城镇化快速发展阶段,建筑施工噪声、社会生活噪声、交通噪声问题日益突出,特别是建筑施工噪声问题已经占到了整个噪声投诉的一半。”环境保护部大气司噪声处处长毛玉如这样分析。环境保护部评估中心数值模拟部声环境室主任卢力表示,现行《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法》是上世纪在以工业噪声为主的背景下制订的一部法律,比较好地解决了工业噪声污染问题,但是对当时不甚突出的社会生活噪声、建筑施工噪声以及交通噪声的管理与实际需求有一定差距,这也是噪声投诉多的原因之一。环境噪声问题渗透在各个领域,涉及公安、交通、民航、铁路等10多个部门,目前存在监管主体不清晰、各部门分工不明确具体、缺乏部门间的互动协调机制等问题,而且由于处罚力度小、取证难,造成噪声违法成本低和执法难。规划为先、环评要严、信息公开,预防比治理更重要。

详情请点击: http://politics.gmw.cn/2016-11/05/content_22834889.htm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