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学新闻】优化噪声监测点位,使噪声防治效果最大化

回顾近年来的噪声监测历程,不难发现,国内大部分城市每年的噪声变化幅度均在0.1dB~0.9dB,与居民噪声投诉量剧增的现实表现不吻合,因此,应对监测路线进行必要的研究和调整。

声环境质量监测其实与城市环境空气质量监测是相似的。这两类污染,都具有异质性强、随机性强等特征,很难实现监测全覆盖,也满足不了所有人的需求,只能按设定的抽样原则,选择有限的、代表性强的点位开展监测。可设置10 个或更多点位,这些点位一旦确定,就变成长期观测站,可采用自动监测技术,获得连续数据并完成评价工作。至于交通噪声监测,实际上就是路边站,可选择典型路段开展,同时延伸到受影响的居民楼、学校、医院等敏感建筑物,在适当高度依托建筑物设置空中噪声监测站点。噪声监测是最能体现监测为民的,对群众投诉,应快速反应,同时要注意成果收集、整理,绘制噪声污染分布图,对投诉集中的区域,开展源解析,督促相关部门开展整治工作,还居民宁静的生活环境。

总体来看,我国噪声监测的技术较为成熟,设备的稳定性也高。面临的挑战是确定合理的监测策略,既能判断城市声环境质量变化趋势,又能反映噪声扰民的困境。为此,要对有关技术规范开展实施效果评估,取消针对性不强的监测,通过优化监测点位布局,真实反映一座城市的噪声污染水平。

新闻出处:这里

【声学新闻】被罚2万后,噪声工地积极降噪效果显著

武汉市的江夏凤凰创客广场工程项目曾经是全市工地噪声投诉排名第二的“噪声大户”,1月,还因晚上施工没有办理“夜间施工许可证”被依法罚款2万元。但从3月至今,该工地再没有收到一起有效投诉。为此,记者亲自前往该项目工地一探究竟,了解“噪声大户”华丽转身的背后努力。

工地内,记者看到一辆货车下面垫着一块毛毡,施工方山河建设集团项目负责人介绍,这是下钢管时降噪用的。“卸在毛毡上,比直接卸在水泥地上声音要小。”在建大楼内,还有一个蓝色隔音棚,墙壁中间垫了4公分厚的隔音棉和防火板。“这是为了降低切割木板的噪声。”项目负责人说,自从被城管执法部门约谈后,他们回来举一反三,想尽办法降噪。“首先就是严控夜间施工,晚上10点到次日早上6点,不是特殊情况,一律不施工。”他还说,进行大体量混凝土浇筑时,在保证安全和质量前提下,化整为零,分次浇筑;不能分次浇筑的,就增加泵车同时浇筑。运输材料的货车,晚上一律不停在工地内,把噪声源“关在门外”;加大对工人的教育和培训。此外,还和周边居民提前沟通,如果有夜间施工任务,张贴许可证公告。

新闻出处:这里

【声学新闻】噪声投诉居高不下 海口将加大投入治理噪声

2017年,海口市共接到类环境信访件6277件次,其中噪声投诉3069件次,占投诉件总量的48.9%,投诉量最高的是社会生活噪声。就目前情况看,海口市在噪声污染管控方面存在两大难题:一是投诉量居高不下,二是执法难度大。针对存在的问题,海口市环保部门下一步将在1类区域严格对产生噪声污染的施工作业进行管理;强化广场舞、夜摊烧烤噪声管理;做好娱乐经营场所管理;在噪声污染监控方面给予支持,加大投入力度,建立城市区域噪声监测设施,并实现联网,为进一步做好噪声污染防治提供依据;加大城市降噪基础设施建设,通过设置隔声屏、建设生态隔离带、安装隔声门窗等措施,优化交通干线两侧,控制噪声扰民。

其实,很多地方政府都已经明白,要有效治理噪声,就必先加大资金投入,建立完善的城市区域噪声监测系统。智诚创科从单个点位的噪声监测站,再到可覆盖整个城市的噪声监测系统软件,一应俱全,全方位满足城市的噪声监测需求。更多详情请洽智诚创科

新闻出处:这里

【声学新闻】走进城市守夜人——张志龙

在城市生活的我们,每天晚上能在静谧的环境下入睡,离不开一群“城市守夜人”的默默付出。张志龙,武汉市城市管理执法督察总队的一名副队长,主要从事工地噪声研判,为夜间施工噪声整治提供最精准的方向。自从今年成立建筑施工噪声整治专班以来,为了让市民睡个好觉,他和同事们经常深更半夜去工地检查噪声,被称为“城市守夜人”。

除了夜晚检查,张志龙还有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就是对工地噪声进行研判。“我们根据市民投诉的信息,对噪声的类别、地点、类型,包括执法人员对现场的处理情况,将噪声投诉细分为20类,为整治提供最精准的方向。”张志龙说,每天全市投诉信息都会汇总到他这儿,然后他们要在3分钟之内,把投诉传达到一线执法队员处,要求执法队员半小时之内必须到场核实,查看工地是否属违规施工,噪声从哪个工地发出,要把工地的地点、施工单位、建筑单位、施工行为、工地类别等全部确定。

新闻出处:这里

【声学新闻】解析安静夜晚何以成了城市生活的“奢侈品”?

如今,每天打碎你美梦的不是汽车鸣笛声,就是附近装修施工电钻的“突突”声。根据环境保护部发布的《2017年中国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报告》显示,2016年相关部门共收到环境投诉119万件,其中噪声投诉52.2万件,占环境投诉总量的43.9%。在直辖市及省会城市中,对安静的要求已经成为“奢侈品”。笔者总结了一下,主要原因为以下两点:

  1.  多头管理造成管理缺位。在我国,按照《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法》规定,环境噪声分为交通噪声、工业噪声、建筑施工噪声、社会生活噪声四类。涉及环保、公安、交通、文化、工商等部门环境噪声监管职责,而各部门的部分管理职能又移交给了城管部门,结果就是“谁都能管,但谁都不想管”。
  2. 执行力不足导致“顶风作案”。其实很多地方都出台了有关噪声治理的规定。针对营业性文化场所噪声、工地噪声等噪声扰民行为,都做了明确的管理和处罚规定。比如武汉规定,未经环境保护部门批准,施工工地在夜间进行产生环境噪声污染施工作业的,责令改正,可以并处1万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既然有夜间建筑施工的严格限制,为什么有181家建筑工地因夜间施工产生噪声被投诉?

可见,治理噪声污染,重要的是厘清职责并且持之以恒的把法律法规执行下去。打“歼灭战”而不是“运动战”。此外,我们每个人也要有基本的公共意识,不要为了一己之便制造噪声。共同营造一个和谐健康、安宁有序的生活环境。

新闻出处:这里

【声学趣闻】台北噪声现状——4.6万件噪声投诉,处罚仅有14次

台北市噪音问题严重,市议员周柏雅发现,近3年市警局受理民众报案妨碍生活安宁噪音案件暴增1万件,去年多达4.6万件,但全年竟只开罚14件,还有夜店被通报超过20次,市警局仅劝导未开罚,让居民怨气难平。他痛批市府无视社区安宁、草草了结,宜居城市变成「移居」城市。

对此,市警局表示,民众检举噪音依场所有不同权属单位负责,夜店和酒吧等营业场所,需先由环保局确认状况,市警局无法直接开罚。另外,依法检举人必须具名做笔录,还要有邻近住户2户以上作证,才能构成裁罚要件,检举民众报案后通常会嫌麻烦,或顾及邻居情面不愿具名指认,警方只能劝导处理。

新闻出处:这里

【声学新闻】2017年德阳市共处理3172件噪声投诉 成效显著

日前从德阳市警方获悉,2017年,德阳市警方共接环境投诉3217件次,其中涉及环境噪声污染的3172件次,均及时进行了办理或转交相关部门办理。在中央环保督查期间,德阳市警方共办理噪声污染交办事项13件,其中主办8件,协办5件,已全部办结。据了解,为切实解决群众反映的各类噪音扰民问题,我市警方积极会同城管执法等相关部门,采取有效措施坚决予以了查处。去年9月18日起,我市在市区主城区全面实施机动车禁鸣。通过大力开展环境噪声污染综合整治,全力维护了人民群众的环境权益和全市生态环境安全。

此外,针对文庙广场噪声问题,我市警方已会同相关部门出台了《文庙广场噪音扰民综合整治工作方案》,配套完善了《德阳市文庙广场管理须知》,为后续采取多方面治理措施打下良好基础。针对居民小区麻将馆噪声问题,也已出台了《市区居民小区麻将馆噪声扰民集中整治工作方案》,警方和城管将混合编组、统一行动,联手开展整治。针对部分道路夜间货车噪声问题,交警部门正着力补充完善夜间巡逻、视频调度等工作机制,坚决予以查处和纠正。

新闻出处:这里

【国家政策】缩减管理主体 实现高效管治

长久以来,民众深受各种噪声污染之苦。尽管国家和各地方都出台了相关的法律法规和管理办法,但问题并未得到实质上的解决。民众求告无门,并因此引发直接冲突的事件屡见不鲜。噪声治理难,一个重要的难点就在于多头执法导致的执法效果不佳。在很多地方,可以管理或者说应该管理噪声污染的部门多达四五个。繁多的管理部门,不仅导致市民遭受噪声侵扰时投诉的不便,而且有些噪声确实难以准确界定,最后的结果往往是谁也不愿管,谁也管不了。1月1日开始,贵州省开始实施新的《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条例》,新条例明确规定,广场舞、装修等生活噪音,归公安部门管理,生产、经营场所产生的噪声污染,归城管部门管理。对于不听劝告、警告,拒不改正者,将处以罚款。可以说,新条例对上述情况进行了有益的尝试,缩减管理主体,明晰管理责任,并制订了明确的处罚标准和管理办法,值得其它地方学习和借鉴。

新闻出处:这里

【产品介绍 】应付施工噪声有办法

施工噪声投诉大多是由于工期紧,晚上继续进行高噪声操作引起的。最近江西有人在市长热线投诉施工噪声问题,得到了相关部门的快速解决。执法人员的态度和工作效率与市民的切身利益紧紧相连,现场取证,有效的减噪措施是可以避免很多施工噪声。智诚创科为您提供最佳的噪声解决方案,从检测仪器到自动化噪声监测系统都能够帮到您。详情请点击:https://zc-ck.com

【声学新闻】警察新装备-声级计

在南京由于噪声投诉越来越多,为了能及时处理这些噪声问题,执行公务,政府为警方配备了新“武器”–声级计。“基层民警普遍反映,每个人对噪音的实际感受不同,现场处置效果不佳,情况容易反复。我们来查,他们就把声音调小,等我们一走声音又大了。噪音不固定,执法记录仪就无法取证。同时,噪音检测需要环保局参与,夜间的噪音也难以取证。”栖霞公安分局有关人士说。投诉现场看到警察身上的这个声级计数据,只好马上减少噪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