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学新闻】优化噪声监测点位,使噪声防治效果最大化

回顾近年来的噪声监测历程,不难发现,国内大部分城市每年的噪声变化幅度均在0.1dB~0.9dB,与居民噪声投诉量剧增的现实表现不吻合,因此,应对监测路线进行必要的研究和调整。

声环境质量监测其实与城市环境空气质量监测是相似的。这两类污染,都具有异质性强、随机性强等特征,很难实现监测全覆盖,也满足不了所有人的需求,只能按设定的抽样原则,选择有限的、代表性强的点位开展监测。可设置10 个或更多点位,这些点位一旦确定,就变成长期观测站,可采用自动监测技术,获得连续数据并完成评价工作。至于交通噪声监测,实际上就是路边站,可选择典型路段开展,同时延伸到受影响的居民楼、学校、医院等敏感建筑物,在适当高度依托建筑物设置空中噪声监测站点。噪声监测是最能体现监测为民的,对群众投诉,应快速反应,同时要注意成果收集、整理,绘制噪声污染分布图,对投诉集中的区域,开展源解析,督促相关部门开展整治工作,还居民宁静的生活环境。

总体来看,我国噪声监测的技术较为成熟,设备的稳定性也高。面临的挑战是确定合理的监测策略,既能判断城市声环境质量变化趋势,又能反映噪声扰民的困境。为此,要对有关技术规范开展实施效果评估,取消针对性不强的监测,通过优化监测点位布局,真实反映一座城市的噪声污染水平。

新闻出处:这里

【声学新闻】被罚2万后,噪声工地积极降噪效果显著

武汉市的江夏凤凰创客广场工程项目曾经是全市工地噪声投诉排名第二的“噪声大户”,1月,还因晚上施工没有办理“夜间施工许可证”被依法罚款2万元。但从3月至今,该工地再没有收到一起有效投诉。为此,记者亲自前往该项目工地一探究竟,了解“噪声大户”华丽转身的背后努力。

工地内,记者看到一辆货车下面垫着一块毛毡,施工方山河建设集团项目负责人介绍,这是下钢管时降噪用的。“卸在毛毡上,比直接卸在水泥地上声音要小。”在建大楼内,还有一个蓝色隔音棚,墙壁中间垫了4公分厚的隔音棉和防火板。“这是为了降低切割木板的噪声。”项目负责人说,自从被城管执法部门约谈后,他们回来举一反三,想尽办法降噪。“首先就是严控夜间施工,晚上10点到次日早上6点,不是特殊情况,一律不施工。”他还说,进行大体量混凝土浇筑时,在保证安全和质量前提下,化整为零,分次浇筑;不能分次浇筑的,就增加泵车同时浇筑。运输材料的货车,晚上一律不停在工地内,把噪声源“关在门外”;加大对工人的教育和培训。此外,还和周边居民提前沟通,如果有夜间施工任务,张贴许可证公告。

新闻出处:这里

【声学新闻】噪声投诉居高不下 海口将加大投入治理噪声

2017年,海口市共接到类环境信访件6277件次,其中噪声投诉3069件次,占投诉件总量的48.9%,投诉量最高的是社会生活噪声。就目前情况看,海口市在噪声污染管控方面存在两大难题:一是投诉量居高不下,二是执法难度大。针对存在的问题,海口市环保部门下一步将在1类区域严格对产生噪声污染的施工作业进行管理;强化广场舞、夜摊烧烤噪声管理;做好娱乐经营场所管理;在噪声污染监控方面给予支持,加大投入力度,建立城市区域噪声监测设施,并实现联网,为进一步做好噪声污染防治提供依据;加大城市降噪基础设施建设,通过设置隔声屏、建设生态隔离带、安装隔声门窗等措施,优化交通干线两侧,控制噪声扰民。

其实,很多地方政府都已经明白,要有效治理噪声,就必先加大资金投入,建立完善的城市区域噪声监测系统。智诚创科从单个点位的噪声监测站,再到可覆盖整个城市的噪声监测系统软件,一应俱全,全方位满足城市的噪声监测需求。更多详情请洽智诚创科

新闻出处:这里

【声学新闻】走进城市守夜人——张志龙

在城市生活的我们,每天晚上能在静谧的环境下入睡,离不开一群“城市守夜人”的默默付出。张志龙,武汉市城市管理执法督察总队的一名副队长,主要从事工地噪声研判,为夜间施工噪声整治提供最精准的方向。自从今年成立建筑施工噪声整治专班以来,为了让市民睡个好觉,他和同事们经常深更半夜去工地检查噪声,被称为“城市守夜人”。

除了夜晚检查,张志龙还有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就是对工地噪声进行研判。“我们根据市民投诉的信息,对噪声的类别、地点、类型,包括执法人员对现场的处理情况,将噪声投诉细分为20类,为整治提供最精准的方向。”张志龙说,每天全市投诉信息都会汇总到他这儿,然后他们要在3分钟之内,把投诉传达到一线执法队员处,要求执法队员半小时之内必须到场核实,查看工地是否属违规施工,噪声从哪个工地发出,要把工地的地点、施工单位、建筑单位、施工行为、工地类别等全部确定。

新闻出处: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