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学新闻】加压泵噪音扰民 遭投诉

近日,家住伊州区中山北路中山大厦B座的伊沙克·阿不来提拨打本报热线反映,10月份开始供暖后,小区里的供热加压泵运行时噪声特别大,严重影响了住户的休息和孩子学习,希望有关部门介入。
11月22日,记者来到伊沙克家所在的6楼。进入房间,关掉家里所有的家电后,房间内可以清晰听到“嗡嗡”声。伊沙克说,孩子明年要参加高考,为了不影响学习,已经安排他去住校了。伊沙克的邻居陈大妈受不了噪声,已搬去亲戚家住。

住在7楼的陈先生说:“每天看电视都把声音开到最大,不然听着‘嗡嗡’声实在难受,睡觉也睡不好。”
11月23日,记者来到伊州区环保局反映此情况后,该局环境监察大队工作人员介绍,《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法》等法规中并未规定由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监督管理居民楼内的电梯、水泵和变压器等设备产生的环境噪声。处理因这类噪声问题引发的投诉,国家法律、行政法规没有明确规定的,适用地方性法规、地方政府规章;地方没有明确作出规定的,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可根据当事人的请求,依据《民法通则》的规定予以调解。调解不成的,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应告知投诉人依法提起民事诉讼。
11月25日,经环境监察大队调解,负责中山大厦物业的领先物业公司承诺明年4月停暖后,会换加压泵。

详情请点击: http://www.xjhm.gov.cn/info/1176/88055.htm

【声学新闻】宜居城市不可忽视噪声污染

声环境是评价城市宜居与否的重要指标之一,但随着城镇化步伐加快以及人们生活方式和习惯的改变,我国城市的声环境现状很不乐观。据环保部披露,2015年全国1/4城市夜间声测不达标,1/3环境投诉源自噪声,东部地区噪声投诉量远高于其他地区。

噪声污染影响大吗?由于这种污染比较分散,个体感受差异也比较大,一定程度上“弱化”了噪声污染危害的严重性。但事实上,其危害不亚于空气、水、土壤等三大污染。几年前,世界卫生组织和欧盟合作研究中心曾发布一份关于噪声污染对健康影响的全面报告《噪音污染导致的疾病负担》。根据该报告,噪声危害已成为继空气污染之后人类公共健康的第二个杀手。噪声污染不仅会使人产生消极、烦闷的心理状态,影响睡眠质量,损伤听觉器官,噪声作用于中枢神经系统,还会引起高血压、心脏病、动脉硬化。

噪声污染是现代化的负面产物。在环保部门收到的噪声污染投诉中,建筑施工噪声类占50.1%,社会生活噪声类占21.0%,工业企业噪声类占16.9%,交通噪声类占12.0%。不难看出,大部分噪声污染是源于现代化的生产和生活方式。同理,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东部地区噪声投诉量占到了全国59.3%,远高于西部、中部和东北地区。必须承认,在噪声污染的背后存在着深刻的社会原因,但这并不意味噪声污染没有办法治理,更不意味人们必须消极应对噪声污染。尽管投诉比例居高不下,但噪声污染的解决却不能让人满意。一个重要原因是多头管理,相互之间推诿扯皮。《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法》赋予了环保、公安、交通、文化、工商等部门环境噪声监管职责,而各部门的部分管理职能又移交给了城市管理部门,出现管理交叉、执法主体不明确等情况,“谁都能管,但谁都不想管”。每当面对这种“九龙治水”局面,不少人就呼吁国家出台一部专门法律,在顶层设计上明确噪声污染的管理主体和职责。虽然也有立法必要,但是更深层的原因并不在法律本身,而是出现在执行上。让无处不在的城市噪声安静下来,每个人同样可以作出自己的贡献。比如,要有基本的公共意识,不要为了一己之便制造噪声。这不仅关乎个体文明,也关乎城市文明。

原文出自:http://news.sina.com.cn/o/2016-11-01/doc-ifxxfysn8321493.shtml

【声学新闻】享受安静的夜晚,不该是奢求

据《工人日报》10月30日报道,环保部近期发布了《中国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报告(2016)》,披露了2015年全国城市声环境现状。报告显示,全国城市声监测夜间1/4不达标,意味着全国1/4的城市睡在噪音里。在目前“民不告,官不究”状况下,由于各部门管理权限分工不明、噪声防范措施不当等因素,噪声污染的破解困难重重。

来自权威研究机构的结果显示,噪音危害已成为继空气污染之后的“人类公共健康的第二个杀手”。世卫组织和欧盟合作研究中心于半年前公开了一份关于噪音对健康影响的全面报告《噪音污染导致的疾病负担》,指出噪音污染不仅让人烦躁、睡眠差,更会引发或触发心脏病、学习障碍和耳鸣等疾病,进而减少人的寿命。

从1996年颁布实施的《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法》,到2015年修订后的新环保法,我国相关部门对于噪音污染的防治都做了不少努力,但根据环保部披露的数据,2015年,全国共收到环境噪声投诉35.4万件,占环境投诉总量的35.3%。从居高不下的投诉数据可见,噪声污染依然是一个严峻的环境问题。

在噪声污染的日常治理中,既要明晰各职能部门的执法范围和边界,加强联动,也要对一些作业谨慎审批、提前公告,特定路段设立禁鸣标识、防噪设施和限速区,规划环境噪声功能区划、建设环境监管网格化工作等;在规范标准及立法角度,完善噪声污染防治方面的程序性立法,具体规定噪声种类及其对应标准,加强环境执法业务能力培训,配备必要的声音测量装备,明确噪声排放申报、社会公告、调查取证、行政处罚和部门联动等全链条事项。在中共中央、国务院刚刚发布的《“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中,明确要求加强噪声污染防控。随着城市发展,噪音污染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将是我们必须郑重面对的一个治理难题。让百姓享受一个安静的夜晚,不该是一种奢求。

【声学新闻】睡在噪声里的城市

噪声污染被称为“慢性毒药”,已经成为人类公共健康的杀手——除了损害听力,还可作用于人的中枢神经系统,人们短期处在噪声环境中,会心烦意乱,长期处在噪声环境中,则会出现头晕、头痛、耳鸣、失眠、注意力不集中、免疫力下降等症状,严重者可产生精神错乱。噪声也可引起植物神经系统功能紊乱,表现为血压升高或降低,心率改变,心脏病加剧。可加速人的心脏衰老,增加心肌梗塞发病率。噪声对儿童的智力发育也有不利影响。

如今,噪声污染成了继空气污染、水污染之后的世界第三大污染源,还被列为世界七大公害之首。对于空气污染、水污染,社会已经足够重视,并正在采取积极措施进行防治,对于噪声污染,我们也该给予同样的重视,也该像防治雾霾那样全力以赴地进行防治。

欧美等国防治噪声污染的法律规定大都事无巨细、面面俱到,英国法律规定收音机、电视机等家用电器的声音不能传出8米,在居民区任何人不能摁喇叭、吹哨和鸣笛;德国法律规定在晚上10点以后不准大声说话、放音乐、搞聚会;瑞士法律规定在租住公寓房时,晚上10时以后不准洗淋浴,在凌晨3时以后,男人必须坐着小便,以免弄出声音干扰邻居安睡;美国纽约甚至规定,家养的狗在夜间只许叫5分钟,白天只能叫10分钟,否则就要罚款,细致程度简直让人惊叹。为了遏制噪音,这些国家可谓操碎了心。我国虽然也有《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法》,但相比之下,较为粗疏、模糊,缺乏明确具体的标准和要求,可操作性和约束力都有限。我们防治噪声污染,也该学一学欧美国家的立法经验,在细节上下下功夫,让各个种类、各个环节的噪声污染防治都有清晰的依据。

当然,完善法律只是第一步,徒法不足以自行,贯彻执行法律才是关键。每个人,每家企业都是防治噪声污染的第一责任人,也都应该增强自律意识、守法意识,只有人人都努力克制,履行义务,恪守底线,才能让世界安静下来,才能让大家都受益。同时,监管部门应该明确责任分工,健全监管机制,监督噪音制造单位或个人落实减排措施,积极查处、治理超标排放行为,针对民众投诉,快速反应,有诉必接,有诉必果,维护民众安宁权。

噪声污染需要社会综合治理,比如,绘制噪声污染地图,根据地图制定防治政策和规划,落实防治措施;根据噪音污染情况规划新建居民区的选址——尽量远离机场、工厂等噪音区;建设减噪道路,用消音墙“封锁”噪音严重的高速公路,机场周边开辟森林;在居住、学习、办公集中区推广声屏障、隔声窗、隔声阳台等技术。这些措施共同发力,才能取得更好的减噪效果。

有关《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法》详情请点击这里.